林黛玉与史湘云,因何都懒得理会袭人的下作?

林黛玉与史湘云,因何都懒得理会袭人的下作?

作者:黛袭

袭人是个聪明女孩。在沁芳桥上遇到祝妈,祝妈正为赶葡萄上的虫子而苦恼。袭人随口就说,“你倒是告诉买办,叫他多多做些小冷布口袋儿,一嘟噜套上一个,又透风,又不遭塌”

——这情景,在现代的果园里倒是常见,已经不新鲜,可在那个时代,袭人张口就解决了祝妈的难题。

假如她生在富贵之家,读了若干书,又会怎样?她的姨娘梦,我想不仅仅是争荣夸耀,也有对宝玉的芳心暗许。宝玉曾说,要八抬大轿抬她进门。她反驳说,“那也搬配不上。”

林黛玉与史湘云,因何都懒得理会袭人的下作?

她爱的卑微。尽管卑微,可又显示出她若干勇气。这种勇气和她向王夫人进言时那种敢冒风险是一脉相承的。她深知宝玉的心在黛玉那里,便对黛玉有了曲折的敌意,所以才会说,半年没动过针线,只不是咱家的人等等;也曾对湘云充满醋意,莫名说湘云摆大小姐的谱,搞得湘云云里雾里。

我想,这才是一个不甘做奴才的女孩该有的爱情模样。身份上我可以低人一等,但在爱情上,我抑制不住我那份躁动的心。这便是袭人。

黛玉、湘云都不曾真的在意她说过的话,不在意恰恰说明袭人的卑微,可也正好说明袭人的勇敢。这份痴除了袭人,谁还有呢?

林黛玉与史湘云,因何都懒得理会袭人的下作?

其实,书中有两个细节足以说明袭人的痴。

一是贾敬死了,袭人向宝玉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织扇套,“我见你带的扇套还是那年东府里蓉大奶奶的事情上作的。那个青东西除族中或亲友家夏天有丧事方带得着,一年遇着带一两遭,平常又不犯做。如今那府里有事,这是要过去天天带的,所以我赶着另作一个。等打完了结子,给你换下那旧的来。你虽然不讲究这个,若叫老太太回来看见,又该说我们躲懒,连你的穿带之物都不经心了。”

林黛玉与史湘云,因何都懒得理会袭人的下作?

若叫老太太看见,这说明袭人心里还是想着老太太的,还是顾忌着老太太的想法,她并没有因为服侍了宝玉,得到王夫人的认可,就把贾母忘到脑子后头了。

二是据脂砚斋透露,当她被迫离开贾府,还是要劝,好歹留下麝月。一片痴心,全是宝玉。这两个细节,一个说明她工作上的痴,一个说明她爱情上的痴。只是她为之倾尽心血的那个人,安然享受了她若干年的温柔,最后弃她而去。 袭人又如何不薄命呢?

发表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