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作者:黛袭

书中原话:“这袭人亦有些痴处,伏侍贾母时,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,如今服侍宝玉,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。”我们不仅要问,是袭人真痴,还是作者在设置障眼法?

我觉得是真痴。

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?如果你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并从中拿到谋生的工资,这叫职业;如果你不仅工作,还在工作中寄予着你的理想,你的情怀,你做起事来,充满热情,无怨无悔,这叫事业。

袭人的痴在于,别人都拿服侍这种低贱工作当职业,她则揉进了自己的热情,心血还有未来。她的格局一上来就比别的丫头高很多。

因为书上紧接上段话的就是:“只因宝玉性情乖僻,每每规谏宝玉,心中着实忧郁。”

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这是一个丫头该操心的吗?端好你的茶,铺好你的床,就可以了。主子什么思想动态,这是你该管的吗?可是,袭人不仅要管,还不止一次的管。

利用宝玉对她的留恋,管,让他去掉那些从小儿的毛病;宝玉大早上就急着去黛玉湘云那里,管,让他知道避嫌疑,知道自己对此不高兴;无意中听了宝玉对黛玉的情话,管,到王夫人那里说一番“含沙射影”的话;晴雯被撵走了宝玉不开心,管,把海棠的死揽到自己身上。简直数不胜数。

但袭人由此所冒风险,又与谁言?别的不说,只说向王夫人进言那一次。如果一言不对王夫人的心思,触怒王夫人,她就会像金钏一样卷着铺盖卷回到解放前,多年的心血就会付之东流。她这也算是冒死顶撞王夫人了。

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可是,她还是豁出去了。为什么能这般豁出去?因为她深信这是为了宝玉好。为了宝玉好,她甘愿失去所有。这才是一个优秀员工的最忠诚的态度。不说别的丫头有没有这份见识,有没有这样一份勇气都要打个问号。

我们可以说袭人无趣。但我们必须承认,袭人在工作态度上,其觉悟程度真的要远高于其他丫头。

有人会说,袭人这做的什么事,谁要她管了?还不是利用宝玉对她的依赖处处辖制宝玉?真的是这样吗?

在那个时代,男人的正途就该是谈论仕途经济。也不是袭人一人这样认为,宝钗、湘云等一干姑娘们也是这样认为。

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宝玉难道就该整天胡闹,不读书,不习字?他自以为爱惜女儿,茜雪又是因谁被泼了一裙子茶水?金钏因何被撵走以至于羞辱投井?

所有人都把家族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,他要么装作鸵鸟,把头埋进沙子里,比如黛玉和他说贾府经济状况的时候,他就嬉笑着说,少了谁的也少不了我们俩的;要么听从丫头的建议装病,或者真病——听说林妹妹要走,究竟也拿不出其他办法来。

他之所以能尽情挥霍青春,不就是建立在他所鄙视的“禄蠹”——他的前辈们日夜辛苦劳碌的基础上吗?是谁说的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别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。

说个具体事。

晴雯被撵,袭人出主意,哭不管用,过一段时间告诉老太太,把晴雯再叫上来。这是个大思路。

袭人心中“着实忧郁”,冒死顶撞王夫人,意欲何为?

宝玉按具体情况而定即可。比如可先差人暗示晴雯哥嫂,让他们好好待晴雯,少不了他们好处,然后等风声一过,求老太太开口,还怕晴雯不回来?最差,宝玉拿些床底下供丫头赌博用的钱给晴雯哥嫂,找个医生给晴雯看看病,晴雯得到照顾,一盆落到猪圈里的剑兰也不会迅速枯萎凋零。

常觉得贾琏不懂作养脂粉的宝玉怎么做的?就那样来去匆匆,摆明就是见晴雯最后一面,然后扔在那儿不管了,这算怎么回事?

我们不是要否定宝玉的种种好处,可是这样一个人,长大了,拿什么顶门立户,支撑贾府?

面对这样一个扶不起的主子,袭人心中怎能不“着实忧郁”?试看别的丫头,一派天真烂漫,体贴宝玉之心无非也就是一针一线,一饮一食,袭人考虑的却是宝玉的安身立命之大计。王夫人为什么听了袭人的进言,赶着叫,我的儿,这是因为王夫人察觉到袭人隐约其辞背后的担忧与忠诚。试问一下,哪个母亲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呆在儿子身边?而我们又怎能简单的用“心机”二字来评论袭人?

发表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