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“卖萌”,麝月又是否跟林黛玉争宠?

李清照“卖萌”与麝月“争宠”

读李清照的《减字木兰花·卖花担上》,突然就产生了一种荒唐的遐想,觉得李清照买得的那束梅花就如林黛玉一般,虽然宋朝的时候还没有林黛玉这个人物形象。

但是并不妨碍啊,林黛玉她早就是一个诗意的意象,只是到了清代才被曹雪芹给形象而完整地表现了出来。

而且这林黛玉啊,其品性也是与梅花的风骨十分的契合。林黛玉写菊花诗写得那么好,设若让其写一首梅花也定是风骚独占了。

李清照的“泪染轻匀”这四个字用得是多么地妙,林黛玉不也经常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形象么?(补充一下,林黛玉似乎也是梨花)

初进贾府的林黛玉,其与贾宝玉的感情,也就还只是处于萌芽状态,黛玉的泪水,也就没有哗哗的流,所以“轻匀”二字用以表现林黛玉淡淡的哀愁就非常恰当了。

但正是这种哀愁却非常地迷人,病西施之美,向来倾国倾城。

“犹带彤霞晓露痕”与黛玉那“泪光点点”的形象又是十分融洽地契合在了一起,一切都是清新的气象,是那么楚楚动人。

李清照“卖萌”与麝月“争宠”

如此,一般的脂粉见了,也就唯恐失了颜色,是了娇宠了。争风吃醋,也就成了必然。

这不,李清照就跟那枝梅花较上劲了。怕郎猜道,奴面不如花面好。她害怕吧,她担心啊。但是,人家国色天香,但我李清照也不是俗粉一个。于是李清照就在这么个懵懂中跟梅花比拼上了。这也就是李清照的自信了。

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李清照一点都不心虚,干脆把梅花插到头上。来个最近距离的对比,看看到底是谁陪衬了谁?我想,李清照的丈夫一定会夸李清照比花儿更漂亮吧。因为自信的女人向来都是最美丽的。

同样的,黛玉是一枝脱俗的梅花,在红楼梦中,又怎么会没有人想跟她攀比一番呢?从而也就出现了争风吃醋的现象。

李清照“卖萌”与麝月“争宠”

袭人吃黛玉的醋,也就自不消说了。只是那醋吃得不够唯美,还是麝月让宝玉给她梳头,这似乎是也是争宠的举动,才更加好看。

黛玉是一朵花,麝月也是一朵啊,而且还是那么如李清照一般的自信。设想又有多少女孩子敢跟人家男孩子在镜子里良久对视呢?麝月如此举动自然就是为了吸引宝玉的注意了,她是不是也想从黛玉那里拉一份注意力过来啊。

袭人睡了,其他丫头玩去了,她一个人等着宝玉回来。宝玉让她去休息,她不,她要跟宝玉说玩笑。宝玉说要给她梳头,她说:“就是这样!”

嘿嘿,麝月她这是早有设想啊,也真是可爱的麝月。她的可爱也就成就了红楼梦中屈指可数的温馨而浪漫的一幕。脂砚斋经常夸袭人是好袭人,这里我也就要夸一声麝月是“好麝月”了。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