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嬷嬷骂袭人装狐媚子勾引贾宝玉,看脂砚斋如何为她辩解

茜纱公子情无限,脂砚先生恨几多!

这是脂评本《红楼梦》里用于点评第二十回的一句诗。宝玉之情自然是对于那些姐姐妹妹丫头之情了,那么脂砚斋一个局外人所恨何事呢?

我想,他对宝玉、袭人没能够最终走到一起是充满遗恨的。谁知公子无缘,不就是作者自己的叹息吗?而这脂砚先生正好似乎与作者有着莫大的关系,其对袭人的情感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还是走进文本去看看脂砚先生到底怎么个喜爱袭人,而对袭人的命运充满叹息。

话说那李嬷嬷正排场袭人,被林黛玉听见了,林黛玉就为他说了一句公道话:“那袭人也罢了,你妈妈再认真排场他,可见是老背晦了。”

于是脂砚斋评说道:“袭卿能使颦卿一赞,愈见彼之为人矣。”意思也就是说,袭人之为人,连林黛玉都没毛病可挑而去赞赏她,也就自是没话说了。只不过,颦儿还不是在赞美袭人哦,但是也就更可见脂砚斋对于袭人的喜爱了。

接着李嬷嬷骂袭人说:“忘了本的小娼妇!”脂砚斋连忙说:“在袭卿身上去叫下,撞天屈来。”意思就是说,这是天大的委屈啊!他在替袭人开拓,真是有心人。

李嬷嬷又说:“(袭人)一心装狐媚子哄宝玉。”也就一下子把脂砚斋吓呆了,他说:“看这几句把批书人吓杀了。”

李嬷嬷还是骂道:“好好拉去,配一个小子,害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。”谁知李嬷嬷竟然一语成谶,袭人后来果然被拉走了。只见脂砚斋又点评道:“虽写得酷肖,然唐突我袭卿,实难为情。若知好事多魔,方会作者之意。”

显然,把袭人当作妖精,脂砚斋是不同意的,觉得唐突了袭人。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袭人是忠善之人,李嬷嬷骂人也不怕难为情。袭人禁不住哭泣起来,是真的伤了她的心。

这也就是好事多磨了。尽是忠心,却一再地被人误解。所以脂砚斋把“磨”写成“魔”也是很有深意的吧。

宝玉也就来安慰袭人,批评众人惹了李嬷嬷才把气洒在袭人身上,劝袭人别生气,袭人说:“我要为这些事生气,这屋里一刻还站不得了。”

脂砚斋点评说,实言非谬语也。这也就是对袭人最大的肯定了。宝玉那屋子里的人,嘴尖性大不少,也够袭人受的了。脂砚先生的体谅还是不无道理的。

袭人也劝宝玉别为他生气,也就正是应和了脂砚斋的语意。如此这样,宝玉袭人不能最终走到一起,脂砚先生心中又怎会不生出些许的遗恨呢?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