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湘云的一个动作,让贾宝玉满脸通红

一直以来,许多红迷对史湘云都有些成见,主要是因为其总是喜欢在大众场合对林黛玉说三道四的缘故。

林黛玉对贾宝玉的要求,看上去似乎是严格了一点,她的情绪波动,有时候也确实很大,但这却是人家的一颗真心,怎可经常拿来玩笑呢?再则,史湘云的行为里也有着十分帮衬薛宝钗的嫌疑,于此,拉一个打一个,不让人生厌,也让人生厌了。

可是,近来也觉得史湘云经常如此表现还是情有可原的。早期,他们三人是住在一起的,宝黛之间吵吵闹闹,史湘云也就见怪不怪了,林黛玉的脾性,也就被她摸透了。所以,很多场合林黛玉怎么表现,其也就能够推算出个八九了。只是她心直口快,总是喜欢说出来。

虽然如此,可是呢,林黛玉却一直都没有责怪过史湘云的意思,更没有像认为薛宝钗一样认为史湘云心里藏奸。因此,之前想的史湘云帮着薛宝钗,也就真的是荒谬了。林黛玉都不这么认为,我也就自然不能再妄议史湘云的此种行为有什么不妥之处了。

除了林黛玉,史湘云就是那对贾宝玉最真的人了。史湘云似乎也就是除林黛玉之外,贾宝玉最喜欢的人了。

所以,史湘云来了,宝玉来迟了,林黛玉就有这么一番话说他:“我说呢,亏在那里绊住,不然早就飞了来。”

后文中,大家起了诗社,听说史湘云来了,宝玉也是高兴得不得了。这是宝玉欣赏史湘云的才华。之前的高兴,则就是宝玉欣赏史湘云的性格了。

史湘云之性格,作者用四个字表现得最为透彻,这四个字就是“大说大笑”。

一进门,贾宝玉就看见了史湘云大说大笑(突然想,是不是有点像王熙凤啊)。见宝玉来了,史湘云也就连忙上来问好厮见。

长辈们跟前絮叨完毕,刚一到林黛玉屋里,她就又跟林黛玉耍嘴皮子,嘻嘻哈哈打闹起来。宝钗虽是女夫子,那个时候也赶了过来,见她们玩耍得如此高兴热闹,也定是很羡慕的吧。

后来,宝钗把湘云从林黛玉屋里搞到了自己那里住,也是想给生活增添一点情趣吧。

宝玉最喜欢的还是与史湘云之间的那种亲昵无间的感觉吧。先是史湘云洗过的水,宝玉就要拿着来洗脸。所以翠缕就骂他说:“还是这个毛病儿,多早晚才改?”

宝玉这是在回忆并想重现着那些亲密无间的年少时光啊!只是,人不会永远处于那两小无猜的小时代。时间在推移,我们一步步成熟,男孩变成了男子,女孩变成了女子。但是宝玉却一直是那不愿意长大的孩子,他要将“顽劣”进行到底。

于是,他就又央求着史湘云给他梳头了。这件事对于他俩的年龄来说,已经很不适合了。晴雯不是还嘲笑宝玉被麝月梳头说“交杯盏还没吃,就上头了”吗?

所以史湘云一开口就说自己忘记怎么梳了。可是她又怎抵挡得了宝玉的千般央告呢?她也就只好答应了。

这宝玉也就有些得意忘形了,想起儿时的美好时光,不自觉地,他就又拿起镜台上的胭脂,想往口里送。只是他还是有些畏惧湘云说他,他也就略微迟疑一下,一时还没敢把胭脂送进嘴里。

湘云见了,也就连忙伸出手来“啪啪啪”地将胭脂从宝玉的手中打落了。面对此情此景,每一次都不得不赞叹,湘云这动作真帅!真是一手打醒了梦中人啊。

此动作与翠缕的话相呼应,真是作者的神来之笔。湘云与宝玉亲厚至极的关系,通过这一动作一下子就表现了出来。湘云对宝玉如是举动,是真关心,是真性情。看似无礼与霸道,表现出的却全是爱。

总之,此种境界,那种亲昵感,只可意会,难以言传。

史湘云紧接着也是一句:“这不长进的毛病,多早晚才改过?”虽然宝玉面对此表现会如何作者没写,但宝玉接下来之神情应当是羞赧得满脸微红吧!他也因此而更觉湘云之率真了!

发表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